<ruby id="vb59r"></ruby>
<menuitem id="vb59r"><th id="vb59r"></th></menuitem>
<th id="vb59r"></th>
<th id="vb59r"><video id="vb59r"><th id="vb59r"></th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vb59r"></span>
<th id="vb59r"><noframes id="vb59r"><span id="vb59r"><video id="vb59r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vb59r"><noframes id="vb59r"><span id="vb59r"></span>

全美善葬禮今日秘密舉行 親戚朋友為其送行

2022-08-30 07:02:16神評論

新聞導語

營帳之內,花火原正在跟一眾男人討論“規矩”。 不用問她都知道,這里鐵定沒有專門的女洗手間。 這困難……只怕比他最初估計的還要多出兩三倍啊。

“我還聽說大家都很敬重你,因為大哥一向說一不二,只要承諾,從不食言。我想大哥也不絕不會像那些小人一樣,偷偷摸摸越界過來偷窺我們女孩子的隱私的,對不對?” 因為大家還不熟,有些事情她也不好深究。反正處得長了,自然就明白了。 而這種事情,也不能叫營帳內的兄弟搭手幫忙啊。

偏偏他在這個嬌而不媚、骨頭卻硬梆梆的女人面前硬不起心腸。 找到洗手間一看,就是一臨時搭建的草棚,歪歪倒倒,四處漏風,壓根沒有什么隱蔽性。男人們進進出出的,從來就沒斷過,實在沒有給她一丁點“偷渡放水”的機會。 “衛奇!”就在他將要走出房間的時候,軍團長突然又出聲。

“報告大人,有!”

“很好!”軍團長甚是安慰的提起嘴角,“軍人要做的是迎難而上,軍官要做的是知其不可而為之。衛奇,我看好你,不要讓你父親和我失望?!? “我還聽說大家都很敬重你,因為大哥一向說一不二,只要承諾,從不食言。我想大哥也不絕不會像那些小人一樣,偷偷摸摸越界過來偷窺我們女孩子的隱私的,對不對?”

要不,將就在荒草堆里解決? 這回,趙光光涎著臉湊上來:“小花,怎么用這簾子把俺也隔開了呢?別的人你不信,難道還不信俺嗎?”

花火原扭頭向著趙光光:“大哥,不好嗎?”

用嘴 含着 吞吐 吸允
<ruby id="vb59r"></ruby>
<menuitem id="vb59r"><th id="vb59r"></th></menuitem>
<th id="vb59r"></th>
<th id="vb59r"><video id="vb59r"><th id="vb59r"></th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vb59r"></span>
<th id="vb59r"><noframes id="vb59r"><span id="vb59r"><video id="vb59r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vb59r"><noframes id="vb59r"><span id="vb59r"></spa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