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vb59r"></ruby>
<menuitem id="vb59r"><th id="vb59r"></th></menuitem>
<th id="vb59r"></th>
<th id="vb59r"><video id="vb59r"><th id="vb59r"></th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vb59r"></span>
<th id="vb59r"><noframes id="vb59r"><span id="vb59r"><video id="vb59r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vb59r"><noframes id="vb59r"><span id="vb59r"></span>

靜安上百名學子爭當籃球小達人

2022-08-15 03:35:09神評論

新聞導語

只是這里可不是閑話家常的地方,這是在別人家里,這里是平安堡白家仙的道場。兩個不請自來的惡客當著主人家的面兒說說笑笑,這是完全沒把白五爺放在眼里。 只是他怎會出現在這里呢?虎子有些驚異,莫非說是碰巧路過嗎? 那些所謂升仙的弟子,無非是壽元已盡卻又沒能修成正果,留下一具妖身,神魂已經消融于天地。但即使是如此,保存歷代弟子尸身的地方,也是極為莊重的場所,不是外人可以進的。

雖然也是幾年不見,可虎子還是一眼認出了來人是誰。當初參加中秋仙會的時候,在本溪鐵剎山三清觀,否則接待的就是這位道人?;⒆訉λ挠∠蟛诲e,我覺得是位很好說話的人,于是乎,當時按照街坊輩論,也就互稱師兄師弟。同為三清門下,這樣論也沒什么毛病。 梁云達伸手指著那幢樓,說:“此地乃是白家道場的圣地,是歷代弟子妖身停放之所,若是有外人冒犯,理應殺之。戕害生人性命,乃是魔道所為,為我正道修士所不齒,但凡有仙家破戒,理應殺之。不如這樣,一同前去查驗一番,如果彭先生所說屬實,讓彭先生自殺謝罪,以慰白家諸位先輩之英靈。若是彭先生所言屬實,我拿白家道場上下回黑媽媽那里問話。白五爺,彭先生,您二位意下如何呀?” “好好好!”白五爺怒極反笑,“彭老賊,你口口聲聲說是我門內作惡,證據呢?你拿得出證據來嗎?”

彭先生笑著還禮:“云達你變化也是不小,我才是不敢認了。當初在黑媽媽駕前初見你的時候,才不過十三四的孩童,而今竟是已經這般利落的后生了??雌饋?,我當真是老了?!? “你什么你?”虎子忽而大喊道,“白老五,你是不是做賊心虛了?我在加上一籌。若最后你當真是冤枉的,我也自刎謝罪,你還有什么不滿的嗎?” 白五爺聽了梁云達的聲音,一打哆嗦,趕忙回禮:“小仙見過梁真人。不知梁真人此番到訪我家道場,所為何事?”

梁云達恍若才想起來的模樣,一拍手轉回頭問:“彭先生,您找我來是要做什么呢?”問完了彭先生,梁云達又問白五爺:“五爺,我剛才聽見您說要找黑媽媽,這巧了不是?有什么事兒您就跟我說吧,都一樣的?!?

白五爺劍眉怒張,指著彭先生破口大罵:“彭老賊,你不要血口噴人!我乃是正道修行的仙家,門內上下清清白白,豈容你三言兩語,將臟水盡數潑到我門內來!” 白五爺嚇得面如土色,抖若篩糠:“不好不……不好??!梁真人……我……”

白五爺嚇得面如土色,抖若篩糠:“不好不……不好??!梁真人……我……” “證據就在你道場的堂內?!迸硐壬焓忠恢复蟮詈蟮囊蛔邩?,“被你虜掠來的孩童,有死有活,盡數在那樓內,你敢不敢讓我和梁小道友進去查驗一番?”

白家的道場說好,也還是不錯,屬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種。白五爺這種說法其實是給自己臉上貼金,如果他們門內真的出了位列仙班的仙家,不至于混得這么凄慘。

用嘴 含着 吞吐 吸允
<ruby id="vb59r"></ruby>
<menuitem id="vb59r"><th id="vb59r"></th></menuitem>
<th id="vb59r"></th>
<th id="vb59r"><video id="vb59r"><th id="vb59r"></th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vb59r"></span>
<th id="vb59r"><noframes id="vb59r"><span id="vb59r"><video id="vb59r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vb59r"><noframes id="vb59r"><span id="vb59r"></span>